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齐鲁广电网

搜索
热搜: 活动 爆料 资讯
查看: 175|回复: 0

[其他分类] 只允许自己有“正能量”本身就是最大的“负能量”

[复制链接]

48

主题

51

帖子

341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41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热心会员推广达人

QQ
发表于 2020-1-14 21: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好
Lens之前推送过一篇阿兰·德波顿的演讲《请戒掉成功学和正能量,那是麻痹人的毒药》。
他提到的,也是我们都十分熟悉的现象:我们的周遭环绕着各种成功学书籍、教导你如何励志、成功的心灵鸡汤。
不断地督促我们要有所作为。而且,鼓吹你要“做自己”“你一定能够做到”“只要你足够努力,就一定会成功”“所有的付出一定会获得回报”。



德波顿说,“今天一般人都不太可能取得与比尔.盖茨相提并论的成功,就像十七世纪的一般人不太可能打入贵族阶级一样。但是我们往往并不这么觉得。随便打开一份杂志,里面的文章都会告诉你,只要你会写代码,只要你家里有个车库,只要你脑子里有点想法,只要经历过几次挫折,你就能成为比尔.盖茨。”
但事实上,98%的商业提案最终都会失败。“这个事实从来没人宣传,我们只知道盯着一小撮少数人。”
“假如你相信这个社会当中的成功者理应成功,那也就等于相信这个社会当中的失败者活该失败。相信我们目前正生活在精英主义世界当中的人越多,因为自己的失败而过分自责或者对于他人的失败毫无同情心的人也就越多。”
“机会感、平等感以及人人都能成功的理念是一个非常压抑的出发点,总会令我们感到自己的成就不够大。”
“成功学书籍其实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正能量书籍;第二类则是指导你应对所谓的‘自尊低下’。这两大门类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一个主张‘人人皆能成功’的社会很容易就会养成自尊低下的问题,因为所有人都想成就一切,所以许多人都会觉得自己的生活一塌糊涂。”

在德波顿看来,生活里多一些悲观主义,反而会带来一些积极的意义,就像想到死亡绝不会使人觉得生命毫无意义,反而会敦促你调整自己的优先事项。
“不要将悲伤视为反常,而是要将其视为生活的基本组成部分。我们不应当回避悲伤,而是应当全身心地拥抱悲伤。”
“悲观主义是我们往往避之不及的一大生活特色,但是因为逃避得太快,我们失去了拥抱黑暗的机会,错过了黑暗带来的经验教训,切断了我们与他人之间可能结成的最深切联系,也就是通过坦诚苦难经历而结成的联系。”
下面这篇推送,则是心理学家们通过研究,论证如何与压力、焦虑和痛苦共处。
你不会因为学会了这些就立刻元气满满,但可能会有一个更平静、更正常一些的出发点。






有段时间,过得很丧。
压力很大,扛不来,逃不开。每天都过得很焦虑,但工作效率偏偏很低,然后第二天就更焦虑。一些深埋记忆深处的痛苦还来捣乱,我真的很想和这个世界隔断一阵子。
我知道自己十分需要正能量,但偏偏这个时候,我只要听到 “正能量” 三个字就神烦。 听到表姐的鼓励 “太阳明天总会升起”,我一句 “困了”,掐了电话。 朋友圈看到有老同学发 “明天继续加油!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我直接给他屏蔽了。 抖音上刷到什么 “保持积极心态的人,会自然吸引到积极的人,好事不断……” 我直接长按屏幕:“对此类内容不感兴趣”。 下一秒刷到某个走路玩手机的靓女,一个跟头栽进了泳池里……



“噗哈哈哈”—— 这会儿倒是爆发了猪叫般的笑声。
也许在人至丧之时,只有和负能量才能摩擦出共鸣吧。

但也就是在这个至丧时刻,刷到了 TED 上一个“专为负能量拍手叫好” 的斯坦福心理学家。她的一席话,让我幡然醒悟
那些一味强调、每天都在寻找和宣扬正能量的人、否定负能量的人,其实很有问题。

因为真正的正能量,本就源自我们和负能量相处的过程。


这世上最幸福的人,压力都不小
斯坦福心理学教授 Kelly McGonigal 做过一项调查。她跟踪 3 万美国成年人整整 8 年,分析这些人经受的各种生活压力和健康状况。
Kelly 教授的 TED 演讲(文末附视频)
Kelly认为,所谓的“正能量”并不是一种可以真正消除负面情绪的力量,而是对消极情绪的转移与逃避,人们通过不断给自己“振作、乐观”的心理暗示,来与负面情绪对抗。而这种正面、积极的情绪产生的根源其实是人们害怕负面情绪给自己带来消极影响。


在调查刚开始时,Kelly 问了这 3 万人两个问题:
「在过去的一年里,你感受到了多大压力? 」「你认为压力对健康有害吗?」

8 年后,Kelly 发现:
那些认为压力对健康有害的人,会经常失眠、内分泌失调,并且诱发癌症或心脏病,最终使得死亡的风险增加了 43%,严重影响身心健康。
相反,同样承受着极大压力、但不认为压力有害的人,死亡的风险非但没有升高,甚至比起那些压力更小的人,他们的死亡风险更低。

Kelly 由此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真正有害的,从来不是压力本身,而是我们认为 “压力有害” 的想法。


为了发掘这个现象背后的原因,哈佛心理教授 马修·诺克 Matthew Nock 决定:直接从生理角度监测,对压力持不同看法的人,在面临压力时,心脏和血管的功能是否有区别。

简单粗暴的研究方法, 催生了简单粗暴的研究结果:无论你怎么看待压力,在压力面前,所人有都会心跳加快。
但是,心血管的机能却大相径庭。

那些觉得压力对健康有害的人,一旦感受到压力,除了心跳加速,他们的心血管也会开始收缩。长此以往,心血管想不出点问题都难。
而那些不把压力当成害人精的人在压力面前,尽管心跳也会加速,但他们的血管会保持松弛。

也就是说,这颗砰砰跳的心脏,是以一种更健康的方式在活动,就和你感到振奋、开心、或是受到鼓舞时的心跳方式类似。




“用积极的眼光看待压力” —— Kelly 教授给出了 “压力思维三步曲”:

第一步:承认压力的存在。也就是说当你感受到压力时,不逃避它,允许自己感知到压力,包括它是如何影响身体的。观察自己面对压力时的生理和心理反应,以及自己所处的环境。记录下来,慢慢你就能总结出自己和压力的相处规律。

第二步:欢迎压力。有压力,说明眼下你面对的事情和人,是你在意的,珍惜的,对你很有价值的。这不仅很正常,还是好事啊!研究表明,压力会促使我们人体分泌催产素,调动并增强我们的社交机能。同时我们加速跳动的心脏,也在往大脑和身体的各个角落输送养料和氧气。压力肯定不是来害你的,明明是来帮你的嘛~

第三步:运用压力给你的能量。不要浪费时间去想,怎么才能缓解或消除压力,而是要思考:造成压力的根本问题是什么?怎样的努力才能直接作用于压力的导火索?

一步两步,两步三步;一次两次,两次三次…… 相信你会逐渐感受到压力的好处,更能培养出自己应对压力的策略。


我们再看长远一点:这种思维的改变,是更多积极变化的催化剂。

往往我们会觉得:有些问题根深蒂固、难以改变,但这并不表示我们无能为力。既然压力本身不可避免,那不妨把每次和压力的相遇,都当作收获了一个去利用压力的机会。

这些思维模式上的小改变,会激发一连串深入的变化,最终堆砌成我们的心理韧性。


善用焦虑的人,过的都是开挂的人生
说完压力,我们再来看看另一种负能量:焦虑。
焦虑和压力虽是亲戚,但是正正经经的两家人。
焦虑降临的时候,心理上我们常常会感受到紧张和恐惧,生理上我们除了心跳加速,还会大量出汗,肌肉抽搐,局部、甚至全身颤抖。

但若是没有焦虑这种心理和生理状态,我们的祖先都活不下来。
捕猎时被凶煞猛兽突袭的猎人,调动焦虑赋予大脑的高度转速、和肌肉的高灵敏度,方能化险为夷。

焦虑赋予我们的,是 “专注力”:
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中,有太多分散我们注意力的人事物,而我们的身体会告诉自己—— 此时此刻让我们感到焦虑的,一定是一个或多个具体的目标。

没有焦虑,我们就不可能做到有的放矢。

但同样焦虑的两个猎人,一个能化险为夷甚至反败为胜,而另一个则可能命丧黄泉。

心理学家发现:关键的分水岭,在于我们平时的练习和准备,是否充分。
努力,是必须的!
焦虑、紧张、对不确定性的恐惧,也一定是无法避免的!
直面痛苦,才能拥抱幸福 从每天都可能遇到的小小烦心事、到失业失恋失去健康这些较大的人生挫折、甚至再到被人折磨向死而生般的灵魂折磨……

你可以选择死扛,也可以选择逃避。
但心理学家想要鼓励你,去直面黑暗。

不仅是直面黑暗,更是要和黑暗相处一段时间,在黑暗里安静地独处,给它记录、消化下来。
提出这个建议的,是美国著名心理学家 James Pennebaker。

来看 James 做过的一项实验。他找来了 50 位健康的大学生,随机分成两组,每天花 30 分钟左右写日记。
其中一组学生需要写 “与痛苦经历相关” 相关的经历,另一组则可以随便记录一些浮于表面的流水账,比如今天吃了什么、去了哪里、和谁一起做了什么,等等。

连着写了 4 天之后,James 表示研究暂告一段落。过了半年,他再把这 50 个大学生找回了实验室,评估他们的健康状况。
那组书写自己痛苦经历的学生,过去半年内看医生的次数,比另一组学生低很多,而且医学测定他们的细胞免疫系统功能也比另一组学生厉害。

从大学环境里跳出来,我们再来看看职场。心理学家曾跟踪调查 63 位失业已达八个月的技术职工,请他们加入一项写作实验。

这些人被随机分成两组,分别需要书写 “这八个月以来,失业是如何影响生活的?越深刻越好”、以及 “你这段时间每天是如何找工作的?请罗列你找工作的方法”。
这些人就这样、连续 5 天、每天书写 30 分钟。五天后,他们回家了。重要的是:第一组书写任务中的人,在实验结束后的数月内,重新找到新工作的比率,比另一组高出许多。

另外还有,一项在医院进行的实验发现:那些把自己的痛苦写下来的病人,身体健康恢复程度达 47%,远远高于那些在写作过程中没有通过笔触感受痛苦的病人(恢复程度 24%)。

再看“二战”中被纳粹党摧残的犹太人。研究发现:那些勇敢去直面痛苦记忆、并坦诚表达的犹太人(大屠杀幸存者),他们的身心健康状况,相比那些对痛苦避而不谈的同胞们,要好得多。


正如斯坦福的 Kelly 教授所说的:
能量的所谓正负,都取决于我们看待它、对待它的方式和态度。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网民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认同其观点。如发现文章内容有违法、失实、侵权之处,请权利人及时与我们站联系,我们将在核实后立即做出处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齐鲁在线
你好

联系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齐鲁广电网 分享按钮

GMT+8, 2020-2-18 11:43 , Processed in 1.281250 second(s), 27 queries .

齐鲁广电网 © 2019-2020 Comsenz Inc

免责声明:本网提供的文字图片及视频等信息都由网友产生,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